QQ幻想: 《桃の殇》

作者: 弱水深寒 2007年03月07日 10:05:51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


还是一个故事,反正跟幻想有点关系吧。根据朋友提供素材整理。因为较长,在跟游戏有关系的段落注了“*”,方便阅读^-^

我叫杨桃,一种南方才有的水果的名字,不知道为何父母给了我这个名字。记得小时侯,凑了很久的零花钱,怀着无比神圣的心情买了一颗当时在我们这很少见的杨桃,捧回家,甜蜜而羞涩的躲进寝室,用牙齿轻轻磕破它的皮肤。一股酸涩的汁液流进我嘴里,还微微有点苦味。我失望地端详着这漂亮的水果,今生,我对杨桃的印象就定格在刹那——内里酸涩而外在美丽。用刀一下一下横切开,一个个漂亮的绿色五星,可是没有什么用。从那天起,我就不喜欢别人叫我全名,我喜欢别人叫我“桃”,美丽而甜蜜。


*18岁,爱上了上网,20岁,爱上了一个男人,25岁,我爱的人不爱我了,25岁,又爱上了上网,爱上QQ幻想。游戏里的桃正好出生在桃源,粉红花瓣纷飞在忧伤的天空,桃的家就在宁静的村里,甚至,桃还有一个慈祥的爷爷,拄着拐杖,永远是一副慈祥的笑容。桃就在这里默默的存在,不想长大。家的二楼有个阳台,是桃发呆的地方,桃不想长大,只想在世界上找一个存在的地方。突然也是偶然,家里有了不速访客,桃冷冷打量他,和自己一样是个呆呆的小孩。于是桃保持静默,在那男孩礼貌的问候之后。她希望他快点离开,不要打扰自己的世界。可是,他没有走,坐了下来,开始旁若无人的讲起了他自己,他说,他只想找个人聊天。桃不作声,默默的看着他在那叨咕了半个小时。他终于起身,临走,他请求做朋友。桃本不想答应,但是电光火石之间,鬼使神差,她答应了他。但是第2天,桃暂时消失了。


因为,我到了青海。高原的广阔,让我心里的阴霾似乎散去不少。两年前,在青海的一所希望小学,我认识了一个叫意小北的姑娘,15岁,却还在上3年级。姑娘不漂亮,圆圆的脸被阳光和风赋予了高原的颜色,但是她的眼睛,却明亮的让人心颤抖。当时小北说:“姐,我想出去,咱们这里,太穷。”我把小北拥在怀里,却一句话也没说。走的时候,我留下了三千元钱,给小北。这次,我又来到了这所希望小学,小北已经不在了,老师说,她提前学完了小学6年的课程,出外打工去了。她终于出去了,我从心底微笑。带给小北的东西,都留给别的孩子吧。我释然的在青海呆了半个月。有太阳的时候,选一处山坡躺下,远远的,有人在唱着花儿,或高或低,声声入耳。这淳朴的声音,总是能让人感到安然。再喜欢,也要回家。启程,我回到了天上老是有厚厚云朵的盆地,继续我那沉闷乏味的日子。


*桃又出现在幻想里,却发现邮件里堆满了那个男孩的信件,因此桃记住了,他叫执剑。桃想笑,因为这幻想里也就他这么一个朋友,正好他还那么婆婆妈妈,因为担心忽然消失的她而发了那么多信件。他上线了,出于礼貌,桃先跟他打了招呼,并告诉他离开是因为外出。两个人似乎距离近了一些,半个月,他已经40多级,于是带着桃,在游戏里东奔西跑南征北战,桃的心里,开始对幻想有了一些真正的迷恋。通过聊天,她知道了他是一个“驴友”,喜欢摄影,走过好多地方,甚至,她去的那所希望小学,他也去过,只是,他说到的时候,桃故意的没告诉他自己这次就是去那里的。他是个热爱生活的人,但似乎有一些梦想和追求无法实现,呵呵,管他了,谁的生活不是如此。桃在心里笑自己多事,或许,今生,桃不会再费劲去爱任何一个男人。再说了,他只是喜欢和桃在游戏里聊天,关于桃的所有一切的现实状况,他都不打听。这样很好,桃很喜欢这样。


我终于厌倦了公务员每天毫无建设性的工作,虚假逢迎的笑脸。我终于厌倦了一个人在熟悉的地方貌似骄傲实则可悲的生活。我选择逃离。办理完辞职手续之后,我背着瘪瘪的包,装着我认为有用的全部家当,卖了电脑和家具,退了租住的房子(我没买房子),带着身份证和户口薄和大学毕业证,我开始流浪。在痛快的玩了3个月之后,我终于快没钱了。于是决定靠自己挣钱来养活自己。这时我正好流浪到了南方的一个城市,就这里吧。在意识到我可怜的大学文凭无法为我带来任何实际意义的帮助之后,我冒充高中生在一家中档酒店应聘上了一个服务员的工作。太好了,我甚至有些兴奋,我终于可以用真实的工作换回真实的报酬了!我们服务员分为几个组轮流值班,其实这里的活不累,我可以在不值夜班的时候继续上网。


*桃在告诉执剑自己现在的状况。他惊讶极了,没想到桃居然是这么任性。居然放弃待遇优良的公务员职务还跑到外面来打工。桃笑笑,说我就是这样,别担心。他说,我不担心,是佩服你,有什么困难你告诉我。这一刻,在异乡的网吧里,桃的心好温暖。但是,桃仍然固执的不告诉他自己在哪一座城市打工,在桃看来,自己的选择,与别人无关。


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活起来了。上班的时候把卫生打扫干净,尽力为客人服务,每当客人夸奖我的服务时,我心中有小小的快乐。比起以前空虚而压抑的工作,我更喜欢现在的工作。因为服务形象和服务态度好,我被调到公司名下另一家较为高档的酒店工作,工资也得到了提升。这里轮换的人更多,我有了更多的时间,我可以逛街,也可以去喝喝咖啡,一个人的日子,真的很自由很惬意。2006年的3月,我下午休息,随便找了一家咖啡馆,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下,准备消磨一下自己的时间。这家咖啡馆的生意还真好,可是桌子都比较小,都是两坐的,好就好在不是情侣座的那在种,环境相对轻松,管他了,反正我只有一个人,怎么着都多一个位置。我拿出自己带来的书,开始看起来。正当我沉浸在其中的时候,一个扣击桌面的声音传入耳膜。我不高兴的抬起头,看到一个男人微笑的看着我,说,小姐,我可以暂时坐坐这里吗,他的手指着我对面的那个位置。我看看四周,确实没有位置了,我用手做了一个请便的姿势,又埋下头看我的书。那男人坐下了,可是麻烦的事情又来了,我背后有人在敲我的背,我在这里没熟人呀。我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,一个女孩带着歉意对我说,小姐,可不可以麻烦你跟对面的先生换换位置呢,我们是一起来的,想坐近一点。我看看她的一桌,对面已经坐着一个男人了。我心里嘀咕着,但是还是站起来,准备让坐。忽然那女孩一声尖叫,把我吓的书都快掉地上了,她喊:“姐,你是桃姐!”我惊诧的仔细看了看她,居然是意小北!!!!真是她,她比起以前漂亮了,脸也白了些,只是有了些小雀斑,没变的是眼睛,还是那么亮亮的。在这个城市,居然还能遇见认识的人,世界真是太小了。接下来,位置换了,我坐在小北的对面,听她讲出来之后的经历。原来刚坐在我对面的男人就是带小北出来的人,叫王执。他在那边旅游的时候认识了小北。小北当时骗他说自己19了,要出来打工,他起先不肯,怕别人说他闲话,最后实在拗不过,就把小北和他哥一起带出来了,说是两兄妹一起出来才有照应,也避嫌。小北的哥叫意小东,就是刚坐在小北对面的男人,看起来很聪明。过来了之后,意小东很快的学了驾驶技术,现在帮王执开车,因为他的机灵和聪明,很得王执喜欢,两人当兄弟一样。至于小北,因为文化实在比较低,被他们送到技术学校上学,现在才半年,还要1年半毕业。那天下午,我们谈的很开心,几乎都是小北抱着我的手跟我呱啦个没完。直到下午6点,该吃晚饭了,我起身告辞,可是王执执意要一起吃一顿饭,说是真有缘分。我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。席间,小北细说了我和她认识的渊源,气氛很热烈。9点,我跟他们道别,来到网吧。


*桃太开心了,准备在网上跟执剑说小北的事情,毕竟,现在,桃就只有这么一个朋友可以聊天了,而且,其实执剑给桃的感觉是温暖而值得信任的,所以,有快乐的事情,桃就想跟他分享。但是上了网,执剑却一直没出现,桃等到了12点,下线,回家,睡觉。之后,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或许是心情或者兴致没了,桃跟执剑在网上相遇的时候,再也没提起过小北的事情。


接下来我和小北保持了联系,有时候周末我正好不值班,王执就自己开车来接我,我们一起到技校去接小北放学。在这个城市里有了朋友,也是一件好事情。只是我觉得王执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,他似乎一直想对我说什么,却一直没有说。有几次,当我们坐在车里等小北的时候,他偏过头,望着我,眼神似乎有些热烈的过分,我总是扭头望向车窗外,这样几次下来,我干脆坐后排,但是只要他不驾驶,就从后视镜里看我。我是一个恋爱过的女人,对这种眼神的含义,应该是有所了解。但是,我真的累了,真的不想。况且,流浪着的我,要的就是自由,我何必,又何苦找麻烦。于是,我姑且骗自己,我长的好看嘛,就让他多看几眼好了,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只希望,我们4个人之间宁静的友情,不要被打碎。


*桃和执剑在幻想里几乎形影不离了,但是让桃安心的是,他始终没有说爱。于是,桃有什么烦恼和快乐就向执剑说,把他当成个超级垃圾桶。他总是傻傻笑着,宽慰他,告诉桃其实有朋友关心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。是啊,有你就很好。桃偷笑。在网络上的朋友真好,可以敞开心扉说自己想说的一切事情。有时候,桃恍然觉得,他似乎永远是她可以靠的一座墙,还有防御工事的功效。躲在他的保护下,一切都会那么好。


小北最近不太爱和我说话,我觉得她的情绪不对,我有空的时候陪她去海边散步,她也不怎么说。只是,在沉默很久之后,会低声哼几句花儿“哎我的哥哥喂……你是怎生生的哟……”她的声音,被海浪声淹没,不象青海高亢欢快的花儿,倒有些象呜咽。我想帮她,可是却无从下手。终于有一天,她告诉我,她爱上了王执——原来如此。我安慰她,这些事情看缘分的,你们,有缘分就有可能,如果实在成不了情侣,做兄妹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“不,我就是要嫁给他!”小北的拗劲上来了,我实在说不过她,无语。我和她一直在海边坐到天快黑,我脑子里第一次仔细的把王执这个人作了一番审视。这个人有钱,有事业,有教养,有情调,有爱心,相貌也不错,单身。其实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。要不是因为感情上受过伤,我或许也会爱上他。可是,我打小就不会跟人争东西,更不会,跟小北争。那天晚上,王执来接我们,我们去吃蚝,大家都没怎么说话,气氛有点尴尬。


*桃说,她的朋友喜欢的人却喜欢她,该怎么办?执剑在屏幕那边沉默很久问:“那你喜欢他吗?”桃说,不知道,我不讨厌他。执剑忽然在电脑上打了一排字:如果不是清楚地明白网络是虚幻的,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一切终将无果,我会喜欢你,那你会喜欢我吗?桃呆住了,在一刹那,她几乎感觉到她在网络中温暖的城堡将要倾覆。她艰难地打了一排字“我喜欢你,但不爱你,因为我珍惜你,怕失去”。执剑说:“我也一样。”桃问:那你有爱的人吗。执剑说:有,在看见她第一眼就爱上了她,但是她不知道,或者不爱我。两人默默无语,良久,下线。


意小东疯了一样来酒店找我,说小北出事了。我心里一惊,跟他一路狂飙到医院,一眼看见小北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脸上有几处淤青。王执坐在旁边。原来,她们学校的几个女生说她傍大款,说每周都有人开好车接她,还说她长的那么难看还钓的到凯子,她火一上来,就跟她们打架了,结果对方几个人拿起凳子砸她。我心痛的抱着小北,痛哭出声。小北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,她平静的说,姐,我没什么,只是不服气,穷人和有钱人一起,就一定是傍大款吗。我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,我说:“不是的,不是的……”“那姐,你把他让给我吧!”我从哭泣中嘎然止声,惊愕的望着小北,似乎是陌生人。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她会说出这样的话。小北倔强的目光迎着我:“我知道他喜欢你,因为自从你出现了之后他总是找一切机会和你一起出现,包括来接我,我看的出来。”我扭头望了一眼王执,他的表情和我一样惊愕。“不要和我抢他”小北又扭过头,大声对王执说:“我爱你,你知道吗?”……我知道我现在不能再多说什么了,我跟他们三个说:“其实有的事情并不是每个人单方面想象那样简单,小北,你永远是我亲爱的妹妹,王执,小东,你们是我朋友,是我珍惜的人。小北,你安心养伤,等你好了,我们再谈。”我几乎是逃一般跑出医院。


*桃在等执剑,她一直在哭。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情绪想发泄,她觉得她的朋友一刹那间全没了,自己可怜的只有到网上来舔舐自己的伤口。执剑很晚才上来,一上来就说自己很烦。桃霎时没了述说的欲望,反而安慰他不要烦恼了。今天执剑有点烦躁,他一定要桃告诉他在哪,桃说在网吧,他又一定要桃给他看视频,让他看看桃的样子。本来,桃的原则是绝不视频,但是,这次觉得他情绪实在不对,也就答应了。1年半了,第一次网上见面,视频接通的一刹那,两边的人都呆住了,原来……执剑就是王执,桃就是杨桃!桃慌乱的关掉电脑。委屈的泪水又一次涌上眼眶,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,那个傻傻的执剑,那个温暖的执剑,那个总逗桃开心的执剑,远了,远了……连他也要离开桃了吗?


失神的走着路回去,后面有车在按喇叭,停在我身边。车窗降下,是他。我想躲开,他却已经跳下车来拦住我。我现在思维混乱,不想听什么,我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,蹲在地上,跟他说,你走,你不走,我就尖叫。他根本不管我的,一把抱起我扔车上,任凭我尖叫。车径直开入了一座大宅,他的家。从车上下来,我发现他脚步踉跄,身上还有点酒味,我知道他平时不喝酒的。好在他家还有些人,好象是管家什么的,帮我把他弄到了他的寝室。待他睡下,我就准备要和别人一起离开。他似乎忽然清醒,他叫其他人出去,然后看着我的眼睛,说,不要走,陪陪我,就陪我说话,好吗?同时,他的手紧紧的拉着我,我挣扎不开。我无奈的答应了他,在他旁边坐下。平静了一下情绪,他对我说:“我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爱上你了,可我不知道你还是桃,我网络上最好的朋友。你的现实,你的虚幻,对我来说都是那么重要。今天,我忽然有个感觉,你企图要离开我了,可我还没有告诉过你,更没有对你亲口说过我爱你。今天,我把你带到这里,就是想有个机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。”我低着头,我不想说话。我的心已经被太多太多突发状况搅的太乱太乱了。“至于小北,我当时是同情他们的境况,所以把他们两兄妹带出来了,我是把他们当作我的兄妹对待,可是我想,我绝不能让我的幸福从我手中溜走。”我抬起头:“那小北怎么办,她真的是死心眼的爱着你”他坐起来,用手摸摸我的头发:“傻丫头,我今天已经告诉她了,我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。相信她能理解我的。”他笑了起来,这笑容竟然如此温暖熟悉,一如在网络上那个傻傻的执剑,让我恍然觉得身在梦中。在这个时候,我脑袋里飞快的闪现有关他的点点滴滴,他的关怀,他的迁就,我想,我也许也是爱他的,否则,觉得快失去他的时候,我怎么会心疼……可是我,心里还没有准备。我看着他说:“这样,会不会太突然?”“给你时间,让你考虑,接受我的爱,我真的想留下你在我身边。”他有点顽皮的笑。我忽然觉得有点脸红,心跳也开始加快。我有些慌乱的站起来:“那,那你现在已经清醒了,我可以走了吗?我还是觉得我们两个人关在一间屋子里不太自在。”“这么晚,你走哪里去?就在这里!”他霸道的说,我立即感到很尴尬……“我到客房睡”好在他及时补充了一句,让我松了口气。他走的时候带上了门。偌大的房间立刻安静下来,留着他的味道,其实,很好闻。我安心的睡着了。


第二天早上,我早早的醒了。我看着窗外的阳光,我想,我的生活,可能会变的快乐一些了。可是我出了房间,来到楼下的餐厅,却没有看见他。问他的家人,他们说他一早就出去了。我心里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,是什么也说不清。我想去看看小北。我打的来到医院。来到小北的病房外,却听到小东哭泣的声音。我冲进去,王执也在,床上,却没有小北。“小北呢?”我问。两个人不出声,我抓住王执,疯了一样的大叫:“小北呢小北呢她到哪里去了????”王执用手痛苦的捂住自己的眼睛。“小北她……死了……”小东呜咽的声音如晴天霹雳,我脚一软,跌坐在地上,王执在我面前蹲下,紧紧的搂住我,他感觉的到,我的颤抖,他同样,也在颤抖,他的脸庞紧紧贴着我的脸,企图将他的温暖,传给我。可是,我仍然觉得彻骨的冷,原来身边一个人,忽然消失了,是那么的叫人绝望。小北是怎么死的?我推开王执,问他,他低下头,不说话。小东抽泣着说,她可能是脾脏破裂,没及时检查出来……这个时候,王执忽然站起来,狠狠的一拳捶在金属床栏上,手背马上裂开了一道血口,他浑然不觉:“我混蛋!我怎么那么混!医院发现小北死的时候,小北的左手腕划开了呀……她是因为我呀”他泪流满面,小东冲过来抱住他:“哥,哥你别这样,不关你的事,她不是因为你死的,你别那么想呀……”我已经说不出话来,眼泪流出眼眶,流进嘴里,苦涩难忍,恍惚中,我的眼前浮现出第一次看见小北的时候,在青海晴朗的天空下,她高亢嘹亮的声音,她的花儿,回荡在高原上,想起她圆圆的黑红的脸蛋,她亮闪闪的眼睛,她笑着对我说:“姐,姐!”……小北,小北,意小北,爱笑的意小北……


是时候离开了,流浪在这个城市或者是那个地方,又有什么差别。本以为还可以爱,却已经不能爱。离开南方的时候,我特意买了一颗杨桃,绿色的杨桃。我没有去吃它,只是拿在掌心把玩。从现在起,我喜欢别人叫我“杨桃”,不再是“桃”。

 相关论坛】   【打印本页】  【发表评论/查看评论

::::::::::参阅:游戏同类文章
::::::::::相关精彩文章
  • 幻爱---遥远的幸福(07)
  • 回驳:药师--地宫五层的王者(07)
  • 谈谈小家族投票成本(07)
  • 陕2因你们伟大,陕2因你们辉煌(07)
  • 艰辛的成长历程(JK){一}(07)
  • 让剑客做试炼的王者(07)
  • 回忆新春英雄会【广6.世外桃源】(07)
  • 飞升玩家带45级以下升级超快的地方---通天塔(07)
  • 新春英雄会战略指挥艺术大奖发放公告(06)
  • 驳:药师--地宫五层的王者(06)
  • 闪亮的泪水(01)
  • 稳中取胜 勇战吉祥——写给还在徘徊中的家族(28)
  • 战神情义—记难忘的5级纪念日(19)
  • [新春英雄会攻略]小家族也有大战略(17)
  • 河北区疯狂英雄会各路英雄显神通(15)
  • 浙江1綄鎂领域积分第一经验(15)
  • 吉祥岛战场上谈家族联盟(14)
  • [广东6.专访]新春英雄会战前攻略篇(13)
  • 【新春家族英雄会】问答篇(12)

  • ::::::::热门新闻关注::::::::